新闻中心

蜜雪冰城23年血泪创业心酸史(二)四拆五建

  这一次,张红超没有预先做足市场调研,稀里糊涂跑到合肥,结果合肥冬天天气很潮湿,冰糖葫芦的冰糖很快就返潮化了,品相很差,自然无人问津。
  
  一个冬天过去,张红超没卖掉几支冰糖葫芦,1999年春他回到郑州重操冷饮店旧业。店名也终于改成了“蜜雪冰城”。
  
  张红甫后来解释这个名称的由来:刨的像雪花一样的碎冰上面浇上甜蜜蜜的果酱,吃起来就像甜蜜的雪,再加上张红超前后搞出了上百种冷饮产品,所以叫“蜜雪冰城”。
  
  这一次,初生的蜜雪冰城跟拆迁队较量上了。
  
  张红超先在文化路和东风路口开了一家门面房。这里高校云集,广播影视学院、冶金工业学校还有张红超的母校财经政法学院都在附近,生意红火。
  
  哪知好景不长,当年的暑假还没过一半,市政就发了拆迁通知。
  
  张红超只好又在斜对面的广播学院门口开了一家新店,一开始生意也不错。他索性把隔壁也盘下来,跟伙计一起把中间的隔断墙砸开,准备开家敞亮的大店。
  
  哪知道,刚刚装修完,墙上又被涂了两个拆字。张红超安慰伙计,说咱们加班加点,赶在拆除之前好歹把装修的钱挣回来。
  
  一天夜里,张红超从熟睡中被伙计的一通电话惊醒,赶到店里,只剩一地瓦砾。
  
  蜜雪冰城的创业正赶上中国城市化的高速发展期,在大时代前的小个体被时代的潮流一会儿抛到浪尖,一会儿卷到谷底。
  
  4年间,张红超被拆了四家店。
  
  一次又一次望着满地的瓦砾和满手从乡亲们那里打来的借条,张红超欲哭无泪。
  
  但对张红超这种地上有个缝就能野蛮生长的创业者来说,面对困境,要么滚过去,要么爬过去,总之,都能过去。
  
  往往是上一家店的废墟还没被拆迁队清理干净,张红超已经在盘算着下一家店的地址了。
  
  张红超对母校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有感情,就认定了母校周围是块福地,虽然拆迁队也颇青睐此地,但是他仍然倔强地想把店开在这里半径1.5公里的面积内。
  
  “红甫,我找到一个好地方!”2003年8月的一天,张红超找到了一家废弃的铝厂,国企改制以后已经停工多年,现在打算把厂房租出去。
  
  这里位置也好,房屋的质量也好,既高大又结实。只是常年废弃,门窗锈迹斑斑,遍地狗屎。当红甫还在质疑这里是否适合开餐饮店时,张红超已经在眉飞色舞地筹划装修、招牌和定价、宣传这些事了。
  
  钱还得硬着头皮找乡亲们借,可即便张红超信誉好,朋友们愿意借,这时也挤不出多少钱了。为了凑10万块,张红超兄弟俩足足借了几十个人,没有一个金额上一万的。东拼西凑终于把钱凑够后,才勉强先把前期的700平米装修出来。
  
  这次张红超决定搞大手笔,一口气租了1500平方米,除了冷饮也做家常菜,可以同时容纳200多人就餐。
  
  设计上为了给作为潜在客户的大学情侣们营造浪漫气氛,不仅色调选择了温馨的粉色、橙色等暖色,还因地制宜地利用厂房结实的钢梁造了一排秋千椅。为了增加浪漫效果,张红超还让人把吊秋千椅的麻绳头打散,形成像马尾辫一样垂下来的流苏效果。
  
  黎明前的黑暗最寒冷,长年的奔波本来就让张红超分外憔悴,再加上这次装修期间的高强度工作,他两次在家门口晕倒,家人们提心吊胆地担心他是不是得了脑瘤,好在到医院检查只是劳累过度。
  
  由于蜜雪冰城一直都在附近开店,凭物美价廉积累了不错的口碑。新店一开,张红超又发出了10多万份传单,这里很快成了周围学生朋友约酒、情侣约会、生日聚会的好选择,一开业就生意火爆,排队能排出300米,一直排到铝厂门口。
  
  这下蜜雪冰城团队终于结束了4年跟拆迁队打游击的生涯,张家兄弟的生活和事业渐渐稳定下来。

扫码咨询微信

品牌升级
全新体验

13169412915

免费咨询(咨询、建议)

在线客服

400-710-0128周一至周日 24小时

在线客服